君如玉

一只话多的考拉

【天子cp 】好久不見

不可上升真人。

十三强。

是糖。

一篇完。

推荐搭配陈奕迅的好久不见服用。

/

一、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新专辑发行后,赵天宇向公司请了为期十天的长假,放假第一天,他哪也不想去,只想在家好好待着。

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在他身上,他一手轻抚蜷缩在腿上的奥哥,一手抓着手机刷微博。

一个熟悉不过的名子赫然出现在屏幕上,底下还附带那张许久未见的脸庞,赵天宇这才想到,原来他离开明日已经整整一年多了。

离开小海子后,他和孟子坤各拥不同一片天,渐渐忙碌起来的生活,从起初还能偶尔一起聊聊天,一起打打游戏,到现在几乎没再有联系,若不是手机提醒,他还真差点就忘了再过几天是那个人的生日。

在信息框里边删删减减,最简单的四个字始终没有发出去,他叹了一口气,也不晓得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倒也不是他不想维持联系,说起来他还是挺羡慕马老师和南南他们的,过了那么久还能时常在微博上看到他们发关于彼此的微博故事,或者像毛毛他们一样,时不时给轩轩留言也好,这些他和孟子坤都没有。

「喵—」

腿上的奥利奥奶声奶气地叫唤,将他飘远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低头看看那只模样乖巧的猫儿,勾起嘴角。

「怎么了这是?」赵天宇修长洁白的手顺过奥利奥柔软的皮毛,「奥哥饿了吗?」

「走呗,我给你弄吃的。」弯身将猫放到地毯上,边走边低声朝着奥利奥笑着道。

给奥哥喂了猫粮后,才思索着自己是要回去睡呢还是找点事干呢?习惯了紧凑忙碌的生活,这会空闲下来,还真有那么点无聊了。

正当他还在衡量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接起就是周震南不晓得在哪,特别嗨的喊叫他的名子,一旁还有马伯骞让他小心点,别跌倒了的叮咛声。

真好。赵天宇闭上眼心想。

「咋了呀南南,那么嗨。」

『天宇,马沙拉说孟爷生日要到了,问咱们要不要聚聚?』

「……成啊,甚么时候?」赵天宇偏头咬了咬唇上的死皮,有些犹豫的应下了,他有点怕,怕孟子坤不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怕孟子坤和他生疏了。

那得多尬呀……。

『喂喂,赵天宇听得到吗?是我,马伯骞,咱们就约今晚你那酒吧吧。』

「唉马老师,没问题没问题。」赵天宇下意识点头,点完了才想起人家也看不见,自己瞎笑干啥呢,都是这二十一年培养起的习惯呀。

挂完电话,赵天宇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又像个没骨头的人似的,倒在沙发上头,有点儿兴奋有点儿紧张,他是想见孟子坤的,很想很想。

他们不可能,赵天宇是知道的。

那些孟子坤对他的好,都只是孟子坤习惯性的,在他眼里,赵天宇并不是最特别的那个。

他得不断这样提醒自己,好让自己不要再抱有任何一点念想,这样才能毫不尴尬的继续装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继续和孟子坤撒娇。

二、

『拿着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

赵天宇如约来到酒吧,身穿一身黑的他看上去带着点俐落率性,配上那眉眼微弯的俊颜,很是迷人。

一进到里边,就见周震南拽着马伯骞坐在吧台那,冲着自己挥挥手,他径直走过去,打了声招呼,环顾四周并没有见着今天主角的身影,「孟子坤呢,怎么没来?」

「毛毛也还没来呀,你怎么不问呢?」周震南一把勾住了赵天宇的肩膀,小眼睛笑起来几乎眯成两道月牙湾,还不等他继续调笑,马上就被醋坛子马老师给抱了回去。

「南天门不存在,南天门不存在。」马伯骞还叨念着,就感觉肩膀被人从后头拍了一下,原来是吕泽州还有毛毛、涛涛和轩轩。

「我这不还没问完吗?」赵天宇被他调侃也不跳脚,笑了笑又接口,「况且毛老师就在后边呀。」

周震南挣开马伯骞的怀抱,上前又继续同赵天宇扯犊子,好象和过去没甚么变化,可赵天宇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怪异。

等王竞力直播都开一轮了,仍不见今日主角的身影,赵天宇转头看向周震南,「你不会是忘了问孟爷有没有空吧?」

「我不知道啊,问马沙拉!」周震南一口喝掉了马伯骞给他拿来的饮料,把问题推给了他。

接收到自家奶糰子的求救目光,马老师可苦恼了,他也不晓得孟子坤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来,南南也不肯向他透露,他只好乾巴巴地应声,「这个……孟爷说他会到的。」

赵天宇也不再追问,知道孟子坤会来就好,他再问就太明显了。

知心大婶毛毛见马伯骞似乎要应付不来,便过去伸出援手,转移赵天宇的注意力,几个人讨论起近况和音乐,有酒有零食,赵天宇也就没多想。

三、

灯光忽然熄灭,音乐跟着停止,人群安静下来,啪的一声,舞台灯亮了,有个人坐在中央,抱着一把吉他,朝着赵天宇的方向露出了微笑。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那个人的声嗓还是那么有磁性,唱功比起他们相识时更好了些。

赵天宇有些鼻酸,在看着那个人朝着自己迎面走来,对着自己张开双臂,就像过去无数次那样,等待自己的拥抱。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孟子坤一把抱住了赵天宇的小身板,歌声有些哽咽,赵天宇不是第一次见孟子坤掉眼泪,却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手足无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好,悬在空中,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孟子坤把手里的麦克风递到赵天宇的嘴边,一双眼亮的吓人,哪怕配乐已经结束了,他仍执着地等待赵天宇接唱最后一句。

「……好久不见—」赵天宇的声音有些哑了,就着孟子坤的麦克风唱了最后一句,感觉搂着自己的那双手收的更紧了。

「赵天宇,我想你了。」孟子坤脸埋在赵天宇的肩窝,低低的碎念,三分埋怨七分撒娇,对于都成年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的人,赵天宇实在做不到推开他。

他知道这样不好,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自己,可是他舍不得,舍不得把失而复得的推开。

「坤……。」赵天宇吸吸鼻子,不知哪来的勇气,把一直深藏在心底的话,悄悄告诉了孟子坤,那一句迟到一年的—

我爱你。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