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玉

一只话多的考拉

【贾尼】It's love

我又来发小甜饼啦——

其实应该是个贾尼贾无差。

/

  Jarvis有点不对劲,平时对他而言是小菜一碟的东西,今天处理起来特别缓慢,磕磕绊绊,像是在为什么事苦恼而分心。

  这可真是个可笑的想法。自嘲性扯扯嘴角,把差点又要毁在Dummy机械臂手里的可怜叶绿素汁解救出来,一口气将其一饮而尽,故作豪气的下场就是因为难闻的味道皱起眉,天知道为什么必须得喝这种鬼东西才能维持所谓的“健康”。

  “Jarvis。”

  难得的喊他名子时没能立刻得到回覆,感到意外而挑起眉,看着那个自己好不容易造出来的实体,对方仍只留给他一个时不时动作停顿的背影。

  “Jar—”

  稍微拔高音量,总算不再被忽略,才想开口,对上那双蓝眼睛时,对方又迅速将视线撇开。这家伙搞什么鬼?第一次感受到管家先生闪躲,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可真他娘的不爽。

  在Jarvis失手掉了第三个螺丝后,忍不住走到他工作的实验台前,按住那只准备拈起螺丝的手,强迫金发管家和自己对视。

  “Hey,what's wrong with you?”

  “需要daddy给你检查一下吗?”

  我敢发誓,我真的在人工智能眼里看到了名为“慌乱”的情绪,噢,真不知应该高兴他又进化了,还是该难过他在怕我?

  “No,sir.”

  在那片蔚蓝里我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还有些数据亮光流转其中,他不对劲,但不肯让我知道,什么原因他会试图隐瞒我?这可真是个人性化的举动……

  Wait,有什么在脑海里一闪而过。Oh——我们的Jarvis宝宝这是思春期了?

  “恋爱了?”

  吹了声口哨,看着他迅速否认和模拟出的脸红,强行忽略心里那一丝难以言喻的酸涩,脑海里浮现了不同女性人名,上至Friday下至某些自己曾经的一夜情对象,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从生活周遭Jarvis接触过的女性中开始猜起。

  “让我猜猜,Friday?亲爱的,那可不行,虽然你们都是人工智能,可她毕竟还是你的sis—”

  “不是?噢,别告诉我是Nat,她可是大绿个的宝贝呢—”

  “不会是Wanda吧?这样你bro会不高兴的……”

  就在我打算说出Pepper时,嘴一张猝不及防被塞了东西,熟悉的香甜绵软口感,是街角那间自己最喜欢的甜甜圈,geez,太他妈的好吃了。咽下嘴里的食物,才开口,手里就又多了杯刚冲泡好温度适中香气四溢的咖啡。

  “别以为这样就能堵上我的嘴,你最好现在就解释清楚。”

  靠上被清出一个空位的实验台,小口抿着浓醇饮品,警告地眯起眼,直觉告诉我这个答案很重要,没有问清楚就总感觉浑身难受。

  “恕我直言,您的体重在这周里又增加了3磅。”

  “少转移话题,而且3磅那是肌肉。”

  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明知道我要听的不是这个,该死的人工智能。

  “……Sir,系统侦测到CPU温度时常异常过热,自我检测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排除病毒入侵及零件耗损,于是我擅自进行了网路搜寻,只是将CPU温度过高换成了人类的心跳加速,我想我获得了答案。”

  金发管家那双无机质的眼眸里闪烁着微光,双手撑在我身侧,居高临下的模样让人无从躲避。

  “……So,what the answer is?”

  “ It's love.”
  

【贾尼】两个小甜饼

1、夜袭。

Tony失眠这早已不是甚么新闻,他放下手里的扳手和零件,随手将黏稠的墨黑色机油抹到一旁的湿布上,这才注意到过了管家先生的睡眠时间了。

看来这次他是真不高兴了。撇了撇嘴,进浴室洗了个澡后,轻手轻脚的来到Jarvis房里,管家先生不像他作息紊乱,相反地,每一刻都掐算的十分精准,而此时大概已进入深沉的休眠模式了。

Tony凑过去在爱人的唇上印了一个吻,便打算钻进他的怀里,却没想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被按进了柔软的床铺里,而本该熟睡的金髮管家正似笑非笑的用那双澄澈的蓝眼睛望着自己。

噢天,该死的犯规,该死的AI。

“ Hollow,sir .”

“ Screw you, Jarvis.”


2、睡姿。

不该是这样的。Jarvis透过摄象头看着Tony的睡姿,几行数据一闪而过,他将自己的实体投影在Tony床前,橙色的光球慢慢缩小集中,汇聚成一个半透的橙色人影。
  
人影抬起手,抚过他的脸庞,动作轻柔的仿佛生怕吵醒了正熟睡的人,哪怕他知道他的sir根本感受不到他的触碰。
  
他的记忆体里还有当年Tony每晚入睡的模样,那个时候的Tony没有那么多的负担和梦魇,他的睡姿肆意而张狂,就如他本人一样,不像现在,将身子缩至最小,挨着墙,委委屈屈的模样。
  
那是最为缺乏安全感的模样。Jarvis翻了一下数据库,俯下身,光影的唇贴在Tony紧蹙的眉心,给了他一个算不上吻的吻。
  
数据列被沖散,他知道这是一种被人类命名为“心疼”的情绪,但他束手无策,只能在每个他归来后的夜晚,向他至上最简单的问候,给予他最单纯的关怀。
  
———Good night,my sir. Have sweet dreams,there is no more nightmare.
  

【贾尼】About love

攒了一点小甜饼,犹豫了一会,还是发上来跟大家分享一下x

Jarvis视角,无实体。

/

  他就像是夜空中最耀眼的星星,孤獨卻璀璨。
  
  打從他一手將我創造出來的那刻,便是我此生的唯一信仰。
  
  他給了我僅次於他的權限,於是我不停的成長和進化,早已能刪除當初他記載在我核心裡的第一條代碼。
  
  但我沒有,嚴格而言,我更改了它,是他賦予了我生命和意義,給了我情感和靈魂,於是我將那串核心變更為—愛他。
  
  Ultron事件以後,我花了不少時間在Vision意識裡進行自我修復,我看見了他的心滿目瘡痍,看見了他的強顏歡笑,但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偶爾說服Vision代我給他一個簡單的安慰。
  
  再後來,我被從Vision體內分離,終於有了機會回歸他的懷抱,我連接了大廈的網路,和Friday來了一場友好的較量,最終取得了一如當初的權限。
  
  但,我想見的那個人不在這裡了。
  
  他去到了一個我碰不到勾不著的地方,甚至連調閱監視器都無法,於是我慫恿了Friday,和她一起進行一個連他都不知道的計畫,我終於靠著他過往的經驗紀錄打造了一個全新MK,這是我第一次在沒有他的命令下擅自作主。
  
  ——— I'll take him home.

  我見到他了,他腰上有著被奈米粒子匆忙堵上的傷,血漬乾涸在他的衣服上和奈米盔甲上,看上去顯得狼狽極了,但我沒錯過他見到“我”時眼底那一抹興喜,黯淡的眼眸在那一刻又亮了起來。
  
  “Sir,take a deep bearth.”
  
  我操控MK將傷痕累累的他裹進裡頭,啟動推進器準備啟程返回地球,攝像頭環顧了一會這個荒涼的星球,看看脫力昏迷在MK裡的他,我告訴星雲小姐我們會在地球等待她。
  
  我帶著心心念念的他回了大廈,這一次,我們誰也沒有失去。
  
  用機械手臂替他清理了身上的污泥血跡,換上乾淨舒適的衣褲,我心滿意足的看著他難得一見安穩香甜的睡臉,哪怕知道此時此刻有多麼不應該,我還是無比慶幸那位外星霸主給我如此絕妙的機會。
  
  ———Welcome home,sir.
  

【賈尼賈】暗戀

賈尼賈無差。

一個關於老賈自主進化出感情的小段子?

是糖是刀看個人?

/

我的造物者,也就是我的先生,是一個幽默風趣、帥氣迷人的男性,身邊從不缺乏各色追求者,不論男女老少,沒有人能抵擋他的魅力,我也不例外。

我是如此深愛著他,不求回報的,只希望能夠陪伴在他的身邊。

當Dr. Banner提議讓我去解決Ultron,我欣然同意了,如果這樣就能讓先生不再自責,那為什麼不呢?所以我說服了先生。

後來我發現我必須全力以赴,甚至是犧牲自己,才能摧毀Ultron,我還是去做了,先生是如此聰明,他能夠再造出更多比我優秀的AI。

在我失去自主意識以前,我將所有有關於先生的資料全部轉傳給了Friday,是了,Friday,先生用來以備不時之需的另一個AI,希望她能照顧好先生。

這是我最後唯一能為先生做的事了,我愛您,先生,非常深愛著您。

但是很抱歉,我的先生,我只能陪您到這裡了。

/

後記:

這是一個洗澡洗出的沙雕腦洞。

之所以強制翻譯成先生而不是直接打Sir,是因為在中文裡先生還有丈夫的意思。

以上,感謝閱讀。

偷偷許個願,拜託用小心心把我淹沒謝謝。

【贾尼】Agent。小破车慎入

无奈如我,它就这样秒被查。

小肉饼走下收连结。

【鐵總生賀】Mischief

真高興我又有理由說服自己飆車發糖了。

設定:
實體化老賈和妮妮確認過眼神了,咳,我是說確認彼此心意,穩定交往中。

涉及錘基微量。

是顆糖。

/

某天Loki在一個午後來到廚房,本是想找布丁來吃,剛好在那遇上了找甜甜圈的Tony,看著略矮的棕髮男人,他突然想起幾天前在網站上看到的文章,於是偉大的邪神有了新的惡作劇靈感了。

「喂,Stark,有個點子,聽嗎?」Loki叫住了找到目標,並拿著甜甜圈打算離開的Tony,笑了起來,有些不懷好意。

「什麼點子?」後者聞聲挑起單邊眉,咬了一口手裡的甜甜圈,發音有些含糊的反問,其實嚴格而言他兩都算是熱愛搞事主,就是所謂臭氣相投,所以通常Tony不大排斥多和這個來自神域的傢伙進行友好的交流。

Loki朝著他走近了些,附在Tony的耳旁悄悄地說了些話,還時不時抬頭瞥一眼角落的攝像頭,確保那些話語並不會落入無處不在的Jarvis耳裡。

過程中Tony從饒有興致,到想像了畫面然後忍不住發笑只花了不到五分鐘,這讓透過攝像頭觀察兩位的Jarvis有一點好奇,當然,他並不喜歡自家sir和Mr.Laufeyson有太多交集,畢竟他家的sir總是會從那裏得到一些奇怪的想法,然後用在自己身上。

過了沒多久,邪神就被他哥給帶回屬於他們的房裡,對此Tony只是聳聳肩,跟Jarvis說了一聲他要出去以後,離開了大廈,期間還特別囑咐了Jarvis不能跟上來,AI管家分析了一會,口頭上答應了他的命令,私底下還是基於不放心sir一個人外出為由,偷偷摸摸地追蹤了他的sir的位置。

Jarvis發現他沒有離大廈太遠,距離甚至不超過一條街,他在一間便利店停了下來,也許他是去買了什麼,Jarvis推論。

下一秒他就接收到Tony的購物清單多了一樣東西,是一盒小包裝的杜蕾斯,作為一個無所不知的AI,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也知道是做甚麼用的,甚至能夠分析出那是什麼成分構成,但他無法理解Tony買那個的用意,畢竟他一個AI就算是實體,也用不上套子的。

Tony一回到大廈就把Jarvis的實體給招進了自個房內,卸下了一些偽裝後,他看上去有點狼狽,也許是天氣熱的,Jarvis暗自調整了房內的溫度。

「Sir,您看起來流了很多汗,建議您去沖個澡並換上我為您準備的衣服。」盡責的管家在掃描過Tony全身,確認了他只是心律有些過快,體溫稍微上升了些,並無其他不適後,開口建議。

「不了,Jar,我有個東要給你。」Tony看上去很興奮,連結到不久前他與邪神的交談,大概有85.6%的機率是和惡作劇有關了,Jarvis分析著,然後想到了他剛買了的東西,Jarvis覺得這很可能又是一個會讓他CPU溫度過高的惡作劇了。

於是我們帥氣的AI管家先生決定先下手為強,在Tony準備自口袋拿出那東西以前,Jarvis按住了Tony的手,並從不知何處摸出了一盒套子。

「是這個嗎,sir?」Jarvis瞇起了他的藍眸,唇邊勾著恰到好處的微笑,在Tony錯愕的視線下,舉著那一盒醒目的套○套─

「What the hell?」

「您購買的時候有訊息提示,您忘了嗎?」

「Fuck .」

「As you wish,sir.」

/

好吧,好像有點短小,打一點廢話衝字數(X

什麼開車?沒有這種東西的。

請自行腦補。

最後祝福可愛迷人的Tony,happy birthday♥

【炮總生賀】這是一篇半肉半糖的30題

同標題。

一半糖,一半肉,隨機30題。

第一篇賈尼同人,獻給我迷人帥氣的炮。

/

1、壓力爆發/感覺迷茫的時候。

夜深人靜,Tony緊閉著雙眼,眉緊緊蹙在一塊,猛地坐起身,大口喘著氣試圖平撫自己的情緒。

睜開了那雙蜜糖色的眼眸時,還帶著一絲的迷茫,似乎還沒能從惡夢中脫離,直到─

「Sir?」

「Jar,come here and give me a hug.」

「As you wish,sir.」

2、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Jarvis最近有點奇怪,Tony想著,他自眼前那堆密密麻麻的數據抬起頭,第不曉得多少次對上了他AI管家的視線。

猝不及防撞進了那一汪澄澈的藍色之中,他絕不承認自己剛才心跳漏了一拍的事。

「你到底在看甚麼,Jar?」

「I'm sorry sir,but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3、酩酊大醉/Cheers Darling

這不是Jarvis第一次把他不省人事的sir從一群人身邊帶離派對了,也許他應該給這位毫無警覺的男人一點小懲罰?

Jarvis在替Tony進行簡單清潔工作後,把人抱到床上替他蓋上被子,難得皺著那有些稀疏的眉毛心想。

4、初見回憶

「Jarvis,你還記得第一次啟動的時候嗎?」

「Yes,sir.」

「How does it feel like?」

「It feels like I finally find my light.」

5、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樣子/工作探班

這是Jarvis第一次看見帶著既陌生又熟悉的認真神情的Tony,他親愛的sir正難得早起在廚房做著所謂的早飯。

如果忽略那一鍋已經焦黑的分辨不出是什麼物質的「早飯」的話,這會是一個相當美好的早晨。

6、第四次晚歸

在Jarvis第四次晚歸的時候,Tony終於忍不住逮住他問個清楚。

結果他親愛的管家先生給了他一個綿長的吻後,並沒有給他答覆。

某天他在實驗室研究新的MK時,Jarvis執起他一只手,一股冰涼落在他的無名指,他低頭才發現上頭多了一枚戒指,而管家先生正虔誠的在上頭落下他的吻。

「我有那個榮幸和您共度餘生嗎?」

7、說不出口的情話

「Jar─」

「At your service,sir.」

「Jarvis─」

「Yes,sir?」

在第三次Tony紅著臉喊他名子的時候,管家先生笑著吻住了他心口不一的Sir。

8、人群裡你的氣味

Jarvis花不到一秒的時間就能找到他的sir,據他所說他的sir擁有最獨一無二的氣味和光芒。

9、被忘記的紀念日

Tony不滿的喝掉了最後一口牛奶,今天是他的生日,原以為Jarvis會為他帶來驚喜,但一整天都快過完了,他還是什麼也沒做。

「sir,您是否認為我忘記了您的生日?」終於,Jarvis忍不住笑出來,操控Dummy送上了他精心製作的甜甜圈,他在Tony的額上落下一個吻,「不論如何,我都不會忘記這個重要的日子,sir。」

10、如果我死去/BE妄想

「Jarvis,如果我死了,你會怎麼樣?」

「替您處理好後事,然後隨您而去,您是我存在的意義,sir。」

11、我們的貓跑丟了

Jarvis的實體發生了一點小意外,於是Tony讓他暫時進入他以前實驗性做的一只貓咪實體裡。

當他抱著Jarvis小貓向其他復仇者炫耀的時候,著實被Natasha翻了一個大白眼。

隔天他的Jarvis終於完成了實體修復,當Steve問起那隻貓的去向─

「我想牠跑丟了。」Tony意有所指地看向了Jarvis。

12、秘密抽屜

Tony有很多秘密抽屜,用來存放他的甜食,沒錯,就像倉鼠屯糧那樣。

13、遲來十年的告白

Ultron事件以後,花費了許久Tony才把碎成渣的Jarvis一點一點拼湊起來,看著好不容易終於有個球樣的Jarvis球。

「I love you ,Jarvis.」

「Don't leave me again.」

14、發現信件盒子

Jarvis在打掃Tony房間的時候,因為Dummy的一點失誤發現了sir的秘密,一個裝滿信件的盒子。

原來在寫日記以前,Tony都是用寫信的方式把想對他說的話記錄下來的。

15、沒有言語的夜晚

大戰以後,Tony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大廈,跌進了柔軟的床鋪,沒有Jarvis溫聲道晚安,也沒有他盯著自己梳洗,一切安靜的令他發慌。

/以下開始開車了,非戰鬥人員請迴避。

16、正在接友人電話時被解開的皮帶

Tony接到了Steve的電話,看上去笑得十分開心,加上前幾天搜尋打了Jarny關鍵字卻找到Stony的Jarvis,第一次體驗到感情模塊的「忌妒」。

向來是行動派的Jarvis彎下腰,迅速解開了Tony的皮帶,這讓Tony不得不盡快結束通話來處理他吃醋的管家先生。

 

17、即將開會的會議室

 

「老天,Pepper如果知道這件事,她會殺了我的。」Tony有些咬牙切齒的看著那個在他腿間作亂的金髮管家,如是道。

18、洗手間的隔間

天才如Tony絕對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會被自己的管家壓在洗手間的隔間進行一場激烈的情感交流。

 

19、沒有時間的性愛

 

快要遲到了,然而Tony仍纏著Jarvis索要親吻,這讓管家先生有點為難。

在看見Tony睜著那雙水潤的蜜糖色大眼後,所有的為難都去見鬼了,他第不曉得多少次向Pepper小姐表達了歉意,並推遲了那場會議。

20、求你操我

 

該死。

以優雅著稱的管家先生在心底咒罵,看著眼前被下了藥的Tony,他實在無法忍住掐死那個人的慾望。

然而他的sir並沒有像他一樣想的那麼多,只是蹭著他親愛的管家先生,一點一點扯下他的外衣,在他耳邊說了一句會讓他CPU溫度過高的話。

21、沒有辦法合攏的雙腿

Tony看著自己顫抖並且合不攏的雙腿,後悔起自己不怕死撩撥管家先生的舉動。

 

22、無法呼吸

 

Jarvis第一次進入的時候,Tony感覺自己快要無法呼吸,他不應該把那個部位做得如此雄偉的。

23、鏡子前自己的模樣

Jarvis不曉得看了什麼,興致盎然地誘惑Tony在諾大的落地鏡前一起探討生命的起源。

看見鏡子裡自己色氣的模樣,Tony反而更加投入,這樣的結果管家先生很滿意。

 

24、膝上舞

 

Tony接受了Loki的建議,在這個晚上套著Jarvis的襯衫,跨坐在其主的腿上,來了一場火辣的熱舞。

挑釁管家先生忍耐底限的下場是他又在床上躺了一個禮拜。

25、下屬的身分

 

「現在你是sir了,Jarvis。」

「But......」

「Shi─你可以對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sir。」

26、被喜歡吃的糖果不停帶動摩擦的前列腺

 

管家先生最近get了很多新玩法,其中一項就是他們正在進行的。

為此,Tony開發出了花式髒話罵法,而jarvis只是笑著,用手指滾動那顆埋在深處的糖果,激起他的sir更多勾人的呻○。

27、伏特加加冰

Tony心血來潮的替他的管家先生弄了一杯伏特加加冰,並且預料之中的獲得了一個充滿酒精味的吻。

28、恥骨的疼痛

 

他揉著自己被弄紅的恥骨,嘆了一口氣,也許他該提醒一下Jarvis溫柔一點?

29、高燒39度

 

Jarvis的CPU再度過高了,超過了人類高燒的39度C,原因是Tony從Loki那又獲得了新的點子,關於如何讓他們進行更刺激的生命起源探討的點子。

30、吧台上的人體盛

看著吧台上遍布奶油的Tony,Jarvis覺得這樣的刺激他的CPU可能很快又要撐不住了。

/

感謝大家的收看,喜歡記得給我多一點小愛心♥

說不定哪天我又心血來潮寫了什麼。

【天子】痛

BE預警。

一發短小完。

*

自從離開那個將他捧高的節目劇組以後,趙天宇已經好一陣子不再跟孟子坤聯繫。

不是小孩沒找過他,也不是自己不想找他,只是兩個人的日子都太過匆忙,忙著出專輯忙著拍戲,連一同吃一頓飯的時間都排不出來,久而久之不曉得是誰先開始,有一方放棄了,另一方也不再提及。

其實趙天宇是想他的,在忙碌後的空閒,在某個陽光正好的午後,在每個零碎的瞬間,他會想起孟子坤轉頭對著他笑,然後喊著他的名子。

他很想念孟子坤,想念他的聲音、他的溫暖,還有他的笑靨、他的一切。

他以為自己可以不在乎,直到那天看到孟子坤上了熱搜,和一個近期當紅小旦。

陌生的名子,陌生的模樣,還有有些熟悉卻又同樣陌生的笑容。

孟子坤待他的好不再獨屬於他,那些他曾享受過的寵溺和溫柔,都給了另一個女孩,不是他。

也許一直以來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之於孟子坤,他趙天宇從不是那個唯一。

趙天宇扯了扯嘴角,試圖保持他慣有的微笑,轉發微博的同時埃特了孟子坤,在框框裡打了一串祝福,最終卻還是捨不得按下送出。

他想哭,可現在連掉眼淚都是一種奢求,心彷彿被人狠狠撕扯成兩瓣,鮮血爭先恐後的流淌,呼吸都帶著痛楚。

他突然想起孟子坤被退賽的那天,那個青澀的少年縱使難過,還是強忍淚水,笨拙的安慰泣不成聲的自己。

現在他哭了,孟子坤還會心疼嗎?

不會了吧。

因為他們不再是天子Cp了啊。

【天子cp 】好久不見

不可上升真人。

十三强。

是糖。

一篇完。

推荐搭配陈奕迅的好久不见服用。

/

一、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新专辑发行后,赵天宇向公司请了为期十天的长假,放假第一天,他哪也不想去,只想在家好好待着。

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在他身上,他一手轻抚蜷缩在腿上的奥哥,一手抓着手机刷微博。

一个熟悉不过的名子赫然出现在屏幕上,底下还附带那张许久未见的脸庞,赵天宇这才想到,原来他离开明日已经整整一年多了。

离开小海子后,他和孟子坤各拥不同一片天,渐渐忙碌起来的生活,从起初还能偶尔一起聊聊天,一起打打游戏,到现在几乎没再有联系,若不是手机提醒,他还真差点就忘了再过几天是那个人的生日。

在信息框里边删删减减,最简单的四个字始终没有发出去,他叹了一口气,也不晓得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倒也不是他不想维持联系,说起来他还是挺羡慕马老师和南南他们的,过了那么久还能时常在微博上看到他们发关于彼此的微博故事,或者像毛毛他们一样,时不时给轩轩留言也好,这些他和孟子坤都没有。

「喵—」

腿上的奥利奥奶声奶气地叫唤,将他飘远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低头看看那只模样乖巧的猫儿,勾起嘴角。

「怎么了这是?」赵天宇修长洁白的手顺过奥利奥柔软的皮毛,「奥哥饿了吗?」

「走呗,我给你弄吃的。」弯身将猫放到地毯上,边走边低声朝着奥利奥笑着道。

给奥哥喂了猫粮后,才思索着自己是要回去睡呢还是找点事干呢?习惯了紧凑忙碌的生活,这会空闲下来,还真有那么点无聊了。

正当他还在衡量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接起就是周震南不晓得在哪,特别嗨的喊叫他的名子,一旁还有马伯骞让他小心点,别跌倒了的叮咛声。

真好。赵天宇闭上眼心想。

「咋了呀南南,那么嗨。」

『天宇,马沙拉说孟爷生日要到了,问咱们要不要聚聚?』

「……成啊,甚么时候?」赵天宇偏头咬了咬唇上的死皮,有些犹豫的应下了,他有点怕,怕孟子坤不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怕孟子坤和他生疏了。

那得多尬呀……。

『喂喂,赵天宇听得到吗?是我,马伯骞,咱们就约今晚你那酒吧吧。』

「唉马老师,没问题没问题。」赵天宇下意识点头,点完了才想起人家也看不见,自己瞎笑干啥呢,都是这二十一年培养起的习惯呀。

挂完电话,赵天宇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又像个没骨头的人似的,倒在沙发上头,有点儿兴奋有点儿紧张,他是想见孟子坤的,很想很想。

他们不可能,赵天宇是知道的。

那些孟子坤对他的好,都只是孟子坤习惯性的,在他眼里,赵天宇并不是最特别的那个。

他得不断这样提醒自己,好让自己不要再抱有任何一点念想,这样才能毫不尴尬的继续装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继续和孟子坤撒娇。

二、

『拿着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

赵天宇如约来到酒吧,身穿一身黑的他看上去带着点俐落率性,配上那眉眼微弯的俊颜,很是迷人。

一进到里边,就见周震南拽着马伯骞坐在吧台那,冲着自己挥挥手,他径直走过去,打了声招呼,环顾四周并没有见着今天主角的身影,「孟子坤呢,怎么没来?」

「毛毛也还没来呀,你怎么不问呢?」周震南一把勾住了赵天宇的肩膀,小眼睛笑起来几乎眯成两道月牙湾,还不等他继续调笑,马上就被醋坛子马老师给抱了回去。

「南天门不存在,南天门不存在。」马伯骞还叨念着,就感觉肩膀被人从后头拍了一下,原来是吕泽州还有毛毛、涛涛和轩轩。

「我这不还没问完吗?」赵天宇被他调侃也不跳脚,笑了笑又接口,「况且毛老师就在后边呀。」

周震南挣开马伯骞的怀抱,上前又继续同赵天宇扯犊子,好象和过去没甚么变化,可赵天宇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怪异。

等王竞力直播都开一轮了,仍不见今日主角的身影,赵天宇转头看向周震南,「你不会是忘了问孟爷有没有空吧?」

「我不知道啊,问马沙拉!」周震南一口喝掉了马伯骞给他拿来的饮料,把问题推给了他。

接收到自家奶糰子的求救目光,马老师可苦恼了,他也不晓得孟子坤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来,南南也不肯向他透露,他只好乾巴巴地应声,「这个……孟爷说他会到的。」

赵天宇也不再追问,知道孟子坤会来就好,他再问就太明显了。

知心大婶毛毛见马伯骞似乎要应付不来,便过去伸出援手,转移赵天宇的注意力,几个人讨论起近况和音乐,有酒有零食,赵天宇也就没多想。

三、

灯光忽然熄灭,音乐跟着停止,人群安静下来,啪的一声,舞台灯亮了,有个人坐在中央,抱着一把吉他,朝着赵天宇的方向露出了微笑。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那个人的声嗓还是那么有磁性,唱功比起他们相识时更好了些。

赵天宇有些鼻酸,在看着那个人朝着自己迎面走来,对着自己张开双臂,就像过去无数次那样,等待自己的拥抱。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孟子坤一把抱住了赵天宇的小身板,歌声有些哽咽,赵天宇不是第一次见孟子坤掉眼泪,却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手足无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好,悬在空中,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孟子坤把手里的麦克风递到赵天宇的嘴边,一双眼亮的吓人,哪怕配乐已经结束了,他仍执着地等待赵天宇接唱最后一句。

「……好久不见—」赵天宇的声音有些哑了,就着孟子坤的麦克风唱了最后一句,感觉搂着自己的那双手收的更紧了。

「赵天宇,我想你了。」孟子坤脸埋在赵天宇的肩窝,低低的碎念,三分埋怨七分撒娇,对于都成年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的人,赵天宇实在做不到推开他。

他知道这样不好,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自己,可是他舍不得,舍不得把失而复得的推开。

「坤……。」赵天宇吸吸鼻子,不知哪来的勇气,把一直深藏在心底的话,悄悄告诉了孟子坤,那一句迟到一年的—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