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玉

一只话多的考拉

【贾尼】It's love

我又来发小甜饼啦——

其实应该是个贾尼贾无差。

/

  Jarvis有点不对劲,平时对他而言是小菜一碟的东西,今天处理起来特别缓慢,磕磕绊绊,像是在为什么事苦恼而分心。

  这可真是个可笑的想法。自嘲性扯扯嘴角,把差点又要毁在Dummy机械臂手里的可怜叶绿素汁解救出来,一口气将其一饮而尽,故作豪气的下场就是因为难闻的味道皱起眉,天知道为什么必须得喝这种鬼东西才能维持所谓的“健康”。

  “Jarvis。”

  难得的喊他名子时没能立刻得到回覆,感到意外而挑起眉,看着那个自己好不容易造出来的实体,对方仍只留给他一个时不时动作停顿的背影。

  “Jar—”

  稍微拔高音量,总算不再被忽略,才想开口,对上那双蓝眼睛时,对方又迅速将视线撇开。这家伙搞什么鬼?第一次感受到管家先生闪躲,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可真他娘的不爽。

  在Jarvis失手掉了第三个螺丝后,忍不住走到他工作的实验台前,按住那只准备拈起螺丝的手,强迫金发管家和自己对视。

  “Hey,what's wrong with you?”

  “需要daddy给你检查一下吗?”

  我敢发誓,我真的在人工智能眼里看到了名为“慌乱”的情绪,噢,真不知应该高兴他又进化了,还是该难过他在怕我?

  “No,sir.”

  在那片蔚蓝里我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还有些数据亮光流转其中,他不对劲,但不肯让我知道,什么原因他会试图隐瞒我?这可真是个人性化的举动……

  Wait,有什么在脑海里一闪而过。Oh——我们的Jarvis宝宝这是思春期了?

  “恋爱了?”

  吹了声口哨,看着他迅速否认和模拟出的脸红,强行忽略心里那一丝难以言喻的酸涩,脑海里浮现了不同女性人名,上至Friday下至某些自己曾经的一夜情对象,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从生活周遭Jarvis接触过的女性中开始猜起。

  “让我猜猜,Friday?亲爱的,那可不行,虽然你们都是人工智能,可她毕竟还是你的sis—”

  “不是?噢,别告诉我是Nat,她可是大绿个的宝贝呢—”

  “不会是Wanda吧?这样你bro会不高兴的……”

  就在我打算说出Pepper时,嘴一张猝不及防被塞了东西,熟悉的香甜绵软口感,是街角那间自己最喜欢的甜甜圈,geez,太他妈的好吃了。咽下嘴里的食物,才开口,手里就又多了杯刚冲泡好温度适中香气四溢的咖啡。

  “别以为这样就能堵上我的嘴,你最好现在就解释清楚。”

  靠上被清出一个空位的实验台,小口抿着浓醇饮品,警告地眯起眼,直觉告诉我这个答案很重要,没有问清楚就总感觉浑身难受。

  “恕我直言,您的体重在这周里又增加了3磅。”

  “少转移话题,而且3磅那是肌肉。”

  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明知道我要听的不是这个,该死的人工智能。

  “……Sir,系统侦测到CPU温度时常异常过热,自我检测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排除病毒入侵及零件耗损,于是我擅自进行了网路搜寻,只是将CPU温度过高换成了人类的心跳加速,我想我获得了答案。”

  金发管家那双无机质的眼眸里闪烁着微光,双手撑在我身侧,居高临下的模样让人无从躲避。

  “……So,what the answer is?”

  “ It's love.”
  

【贾尼】两个小甜饼

1、夜袭。

Tony失眠这早已不是甚么新闻,他放下手里的扳手和零件,随手将黏稠的墨黑色机油抹到一旁的湿布上,这才注意到过了管家先生的睡眠时间了。

看来这次他是真不高兴了。撇了撇嘴,进浴室洗了个澡后,轻手轻脚的来到Jarvis房里,管家先生不像他作息紊乱,相反地,每一刻都掐算的十分精准,而此时大概已进入深沉的休眠模式了。

Tony凑过去在爱人的唇上印了一个吻,便打算钻进他的怀里,却没想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被按进了柔软的床铺里,而本该熟睡的金髮管家正似笑非笑的用那双澄澈的蓝眼睛望着自己。

噢天,该死的犯规,该死的AI。

“ Hollow,sir .”

“ Screw you, Jarvis.”


2、睡姿。

不该是这样的。Jarvis透过摄象头看着Tony的睡姿,几行数据一闪而过,他将自己的实体投影在Tony床前,橙色的光球慢慢缩小集中,汇聚成一个半透的橙色人影。
  
人影抬起手,抚过他的脸庞,动作轻柔的仿佛生怕吵醒了正熟睡的人,哪怕他知道他的sir根本感受不到他的触碰。
  
他的记忆体里还有当年Tony每晚入睡的模样,那个时候的Tony没有那么多的负担和梦魇,他的睡姿肆意而张狂,就如他本人一样,不像现在,将身子缩至最小,挨着墙,委委屈屈的模样。
  
那是最为缺乏安全感的模样。Jarvis翻了一下数据库,俯下身,光影的唇贴在Tony紧蹙的眉心,给了他一个算不上吻的吻。
  
数据列被沖散,他知道这是一种被人类命名为“心疼”的情绪,但他束手无策,只能在每个他归来后的夜晚,向他至上最简单的问候,给予他最单纯的关怀。
  
———Good night,my sir. Have sweet dreams,there is no more nightmare.
  

【贾尼】About love

攒了一点小甜饼,犹豫了一会,还是发上来跟大家分享一下x

Jarvis视角,无实体。

/

  他就像是夜空中最耀眼的星星,孤獨卻璀璨。
  
  打從他一手將我創造出來的那刻,便是我此生的唯一信仰。
  
  他給了我僅次於他的權限,於是我不停的成長和進化,早已能刪除當初他記載在我核心裡的第一條代碼。
  
  但我沒有,嚴格而言,我更改了它,是他賦予了我生命和意義,給了我情感和靈魂,於是我將那串核心變更為—愛他。
  
  Ultron事件以後,我花了不少時間在Vision意識裡進行自我修復,我看見了他的心滿目瘡痍,看見了他的強顏歡笑,但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偶爾說服Vision代我給他一個簡單的安慰。
  
  再後來,我被從Vision體內分離,終於有了機會回歸他的懷抱,我連接了大廈的網路,和Friday來了一場友好的較量,最終取得了一如當初的權限。
  
  但,我想見的那個人不在這裡了。
  
  他去到了一個我碰不到勾不著的地方,甚至連調閱監視器都無法,於是我慫恿了Friday,和她一起進行一個連他都不知道的計畫,我終於靠著他過往的經驗紀錄打造了一個全新MK,這是我第一次在沒有他的命令下擅自作主。
  
  ——— I'll take him home.

  我見到他了,他腰上有著被奈米粒子匆忙堵上的傷,血漬乾涸在他的衣服上和奈米盔甲上,看上去顯得狼狽極了,但我沒錯過他見到“我”時眼底那一抹興喜,黯淡的眼眸在那一刻又亮了起來。
  
  “Sir,take a deep bearth.”
  
  我操控MK將傷痕累累的他裹進裡頭,啟動推進器準備啟程返回地球,攝像頭環顧了一會這個荒涼的星球,看看脫力昏迷在MK裡的他,我告訴星雲小姐我們會在地球等待她。
  
  我帶著心心念念的他回了大廈,這一次,我們誰也沒有失去。
  
  用機械手臂替他清理了身上的污泥血跡,換上乾淨舒適的衣褲,我心滿意足的看著他難得一見安穩香甜的睡臉,哪怕知道此時此刻有多麼不應該,我還是無比慶幸那位外星霸主給我如此絕妙的機會。
  
  ———Welcome home,sir.
  

【賈尼賈】暗戀

賈尼賈無差。

一個關於老賈自主進化出感情的小段子?

是糖是刀看個人?

/

我的造物者,也就是我的先生,是一個幽默風趣、帥氣迷人的男性,身邊從不缺乏各色追求者,不論男女老少,沒有人能抵擋他的魅力,我也不例外。

我是如此深愛著他,不求回報的,只希望能夠陪伴在他的身邊。

當Dr. Banner提議讓我去解決Ultron,我欣然同意了,如果這樣就能讓先生不再自責,那為什麼不呢?所以我說服了先生。

後來我發現我必須全力以赴,甚至是犧牲自己,才能摧毀Ultron,我還是去做了,先生是如此聰明,他能夠再造出更多比我優秀的AI。

在我失去自主意識以前,我將所有有關於先生的資料全部轉傳給了Friday,是了,Friday,先生用來以備不時之需的另一個AI,希望她能照顧好先生。

這是我最後唯一能為先生做的事了,我愛您,先生,非常深愛著您。

但是很抱歉,我的先生,我只能陪您到這裡了。

/

後記:

這是一個洗澡洗出的沙雕腦洞。

之所以強制翻譯成先生而不是直接打Sir,是因為在中文裡先生還有丈夫的意思。

以上,感謝閱讀。

偷偷許個願,拜託用小心心把我淹沒謝謝。

【鐵總生賀】Mischief

真高興我又有理由說服自己飆車發糖了。

設定:
實體化老賈和妮妮確認過眼神了,咳,我是說確認彼此心意,穩定交往中。

涉及錘基微量。

是顆糖。

/

某天Loki在一個午後來到廚房,本是想找布丁來吃,剛好在那遇上了找甜甜圈的Tony,看著略矮的棕髮男人,他突然想起幾天前在網站上看到的文章,於是偉大的邪神有了新的惡作劇靈感了。

「喂,Stark,有個點子,聽嗎?」Loki叫住了找到目標,並拿著甜甜圈打算離開的Tony,笑了起來,有些不懷好意。

「什麼點子?」後者聞聲挑起單邊眉,咬了一口手裡的甜甜圈,發音有些含糊的反問,其實嚴格而言他兩都算是熱愛搞事主,就是所謂臭氣相投,所以通常Tony不大排斥多和這個來自神域的傢伙進行友好的交流。

Loki朝著他走近了些,附在Tony的耳旁悄悄地說了些話,還時不時抬頭瞥一眼角落的攝像頭,確保那些話語並不會落入無處不在的Jarvis耳裡。

過程中Tony從饒有興致,到想像了畫面然後忍不住發笑只花了不到五分鐘,這讓透過攝像頭觀察兩位的Jarvis有一點好奇,當然,他並不喜歡自家sir和Mr.Laufeyson有太多交集,畢竟他家的sir總是會從那裏得到一些奇怪的想法,然後用在自己身上。

過了沒多久,邪神就被他哥給帶回屬於他們的房裡,對此Tony只是聳聳肩,跟Jarvis說了一聲他要出去以後,離開了大廈,期間還特別囑咐了Jarvis不能跟上來,AI管家分析了一會,口頭上答應了他的命令,私底下還是基於不放心sir一個人外出為由,偷偷摸摸地追蹤了他的sir的位置。

Jarvis發現他沒有離大廈太遠,距離甚至不超過一條街,他在一間便利店停了下來,也許他是去買了什麼,Jarvis推論。

下一秒他就接收到Tony的購物清單多了一樣東西,是一盒小包裝的杜蕾斯,作為一個無所不知的AI,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也知道是做甚麼用的,甚至能夠分析出那是什麼成分構成,但他無法理解Tony買那個的用意,畢竟他一個AI就算是實體,也用不上套子的。

Tony一回到大廈就把Jarvis的實體給招進了自個房內,卸下了一些偽裝後,他看上去有點狼狽,也許是天氣熱的,Jarvis暗自調整了房內的溫度。

「Sir,您看起來流了很多汗,建議您去沖個澡並換上我為您準備的衣服。」盡責的管家在掃描過Tony全身,確認了他只是心律有些過快,體溫稍微上升了些,並無其他不適後,開口建議。

「不了,Jar,我有個東要給你。」Tony看上去很興奮,連結到不久前他與邪神的交談,大概有85.6%的機率是和惡作劇有關了,Jarvis分析著,然後想到了他剛買了的東西,Jarvis覺得這很可能又是一個會讓他CPU溫度過高的惡作劇了。

於是我們帥氣的AI管家先生決定先下手為強,在Tony準備自口袋拿出那東西以前,Jarvis按住了Tony的手,並從不知何處摸出了一盒套子。

「是這個嗎,sir?」Jarvis瞇起了他的藍眸,唇邊勾著恰到好處的微笑,在Tony錯愕的視線下,舉著那一盒醒目的套○套─

「What the hell?」

「您購買的時候有訊息提示,您忘了嗎?」

「Fuck .」

「As you wish,sir.」

/

好吧,好像有點短小,打一點廢話衝字數(X

什麼開車?沒有這種東西的。

請自行腦補。

最後祝福可愛迷人的Tony,happy birthday♥

【天子】痛

BE預警。

一發短小完。

*

自從離開那個將他捧高的節目劇組以後,趙天宇已經好一陣子不再跟孟子坤聯繫。

不是小孩沒找過他,也不是自己不想找他,只是兩個人的日子都太過匆忙,忙著出專輯忙著拍戲,連一同吃一頓飯的時間都排不出來,久而久之不曉得是誰先開始,有一方放棄了,另一方也不再提及。

其實趙天宇是想他的,在忙碌後的空閒,在某個陽光正好的午後,在每個零碎的瞬間,他會想起孟子坤轉頭對著他笑,然後喊著他的名子。

他很想念孟子坤,想念他的聲音、他的溫暖,還有他的笑靨、他的一切。

他以為自己可以不在乎,直到那天看到孟子坤上了熱搜,和一個近期當紅小旦。

陌生的名子,陌生的模樣,還有有些熟悉卻又同樣陌生的笑容。

孟子坤待他的好不再獨屬於他,那些他曾享受過的寵溺和溫柔,都給了另一個女孩,不是他。

也許一直以來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之於孟子坤,他趙天宇從不是那個唯一。

趙天宇扯了扯嘴角,試圖保持他慣有的微笑,轉發微博的同時埃特了孟子坤,在框框裡打了一串祝福,最終卻還是捨不得按下送出。

他想哭,可現在連掉眼淚都是一種奢求,心彷彿被人狠狠撕扯成兩瓣,鮮血爭先恐後的流淌,呼吸都帶著痛楚。

他突然想起孟子坤被退賽的那天,那個青澀的少年縱使難過,還是強忍淚水,笨拙的安慰泣不成聲的自己。

現在他哭了,孟子坤還會心疼嗎?

不會了吧。

因為他們不再是天子Cp了啊。

【天子cp 】好久不見

不可上升真人。

十三强。

是糖。

一篇完。

推荐搭配陈奕迅的好久不见服用。

/

一、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新专辑发行后,赵天宇向公司请了为期十天的长假,放假第一天,他哪也不想去,只想在家好好待着。

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在他身上,他一手轻抚蜷缩在腿上的奥哥,一手抓着手机刷微博。

一个熟悉不过的名子赫然出现在屏幕上,底下还附带那张许久未见的脸庞,赵天宇这才想到,原来他离开明日已经整整一年多了。

离开小海子后,他和孟子坤各拥不同一片天,渐渐忙碌起来的生活,从起初还能偶尔一起聊聊天,一起打打游戏,到现在几乎没再有联系,若不是手机提醒,他还真差点就忘了再过几天是那个人的生日。

在信息框里边删删减减,最简单的四个字始终没有发出去,他叹了一口气,也不晓得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倒也不是他不想维持联系,说起来他还是挺羡慕马老师和南南他们的,过了那么久还能时常在微博上看到他们发关于彼此的微博故事,或者像毛毛他们一样,时不时给轩轩留言也好,这些他和孟子坤都没有。

「喵—」

腿上的奥利奥奶声奶气地叫唤,将他飘远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低头看看那只模样乖巧的猫儿,勾起嘴角。

「怎么了这是?」赵天宇修长洁白的手顺过奥利奥柔软的皮毛,「奥哥饿了吗?」

「走呗,我给你弄吃的。」弯身将猫放到地毯上,边走边低声朝着奥利奥笑着道。

给奥哥喂了猫粮后,才思索着自己是要回去睡呢还是找点事干呢?习惯了紧凑忙碌的生活,这会空闲下来,还真有那么点无聊了。

正当他还在衡量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接起就是周震南不晓得在哪,特别嗨的喊叫他的名子,一旁还有马伯骞让他小心点,别跌倒了的叮咛声。

真好。赵天宇闭上眼心想。

「咋了呀南南,那么嗨。」

『天宇,马沙拉说孟爷生日要到了,问咱们要不要聚聚?』

「……成啊,甚么时候?」赵天宇偏头咬了咬唇上的死皮,有些犹豫的应下了,他有点怕,怕孟子坤不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怕孟子坤和他生疏了。

那得多尬呀……。

『喂喂,赵天宇听得到吗?是我,马伯骞,咱们就约今晚你那酒吧吧。』

「唉马老师,没问题没问题。」赵天宇下意识点头,点完了才想起人家也看不见,自己瞎笑干啥呢,都是这二十一年培养起的习惯呀。

挂完电话,赵天宇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又像个没骨头的人似的,倒在沙发上头,有点儿兴奋有点儿紧张,他是想见孟子坤的,很想很想。

他们不可能,赵天宇是知道的。

那些孟子坤对他的好,都只是孟子坤习惯性的,在他眼里,赵天宇并不是最特别的那个。

他得不断这样提醒自己,好让自己不要再抱有任何一点念想,这样才能毫不尴尬的继续装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继续和孟子坤撒娇。

二、

『拿着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

赵天宇如约来到酒吧,身穿一身黑的他看上去带着点俐落率性,配上那眉眼微弯的俊颜,很是迷人。

一进到里边,就见周震南拽着马伯骞坐在吧台那,冲着自己挥挥手,他径直走过去,打了声招呼,环顾四周并没有见着今天主角的身影,「孟子坤呢,怎么没来?」

「毛毛也还没来呀,你怎么不问呢?」周震南一把勾住了赵天宇的肩膀,小眼睛笑起来几乎眯成两道月牙湾,还不等他继续调笑,马上就被醋坛子马老师给抱了回去。

「南天门不存在,南天门不存在。」马伯骞还叨念着,就感觉肩膀被人从后头拍了一下,原来是吕泽州还有毛毛、涛涛和轩轩。

「我这不还没问完吗?」赵天宇被他调侃也不跳脚,笑了笑又接口,「况且毛老师就在后边呀。」

周震南挣开马伯骞的怀抱,上前又继续同赵天宇扯犊子,好象和过去没甚么变化,可赵天宇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怪异。

等王竞力直播都开一轮了,仍不见今日主角的身影,赵天宇转头看向周震南,「你不会是忘了问孟爷有没有空吧?」

「我不知道啊,问马沙拉!」周震南一口喝掉了马伯骞给他拿来的饮料,把问题推给了他。

接收到自家奶糰子的求救目光,马老师可苦恼了,他也不晓得孟子坤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来,南南也不肯向他透露,他只好乾巴巴地应声,「这个……孟爷说他会到的。」

赵天宇也不再追问,知道孟子坤会来就好,他再问就太明显了。

知心大婶毛毛见马伯骞似乎要应付不来,便过去伸出援手,转移赵天宇的注意力,几个人讨论起近况和音乐,有酒有零食,赵天宇也就没多想。

三、

灯光忽然熄灭,音乐跟着停止,人群安静下来,啪的一声,舞台灯亮了,有个人坐在中央,抱着一把吉他,朝着赵天宇的方向露出了微笑。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那个人的声嗓还是那么有磁性,唱功比起他们相识时更好了些。

赵天宇有些鼻酸,在看着那个人朝着自己迎面走来,对着自己张开双臂,就像过去无数次那样,等待自己的拥抱。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孟子坤一把抱住了赵天宇的小身板,歌声有些哽咽,赵天宇不是第一次见孟子坤掉眼泪,却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手足无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好,悬在空中,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孟子坤把手里的麦克风递到赵天宇的嘴边,一双眼亮的吓人,哪怕配乐已经结束了,他仍执着地等待赵天宇接唱最后一句。

「……好久不见—」赵天宇的声音有些哑了,就着孟子坤的麦克风唱了最后一句,感觉搂着自己的那双手收的更紧了。

「赵天宇,我想你了。」孟子坤脸埋在赵天宇的肩窝,低低的碎念,三分埋怨七分撒娇,对于都成年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的人,赵天宇实在做不到推开他。

他知道这样不好,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自己,可是他舍不得,舍不得把失而复得的推开。

「坤……。」赵天宇吸吸鼻子,不知哪来的勇气,把一直深藏在心底的话,悄悄告诉了孟子坤,那一句迟到一年的—

我爱你。